艾欧里亚

【绯绘】

   绯沙子生日快乐!

       “蒸发时注意不要让液体沸腾,温度也不能过高,当蒸发皿中的溶液剩下1/3左右就可以撤去酒精灯,啊,这一步还是让我来吧!”绯沙子一边说着,一遍娴熟地将酒精灯移开熄灭。
       “接下来就等溶液冷却好就能结出漂亮的晶膜了!绘里奈大人!”绯沙子微笑着看向那个满脸期待的金发少女。
        金发少女专注地看着蒸发皿中深蓝色的溶液,那美丽的模样让绯沙子心动不已,带绘里奈来实验室没准也是件好事。
        说起来,之所以绘里奈会出现在这还是因为她说很想了解一下实验,绯沙子当然一开始是拒绝的,怎么能让绘里奈出入那种可能出现危险的地方!要是万一伤到哪怎么办!
        但是却被对方“你不也在那个地方工作,而且现在还好好的吗?还是说?”凌厉的目光下不敢吱声,只能用沉默来抵制这个决定。
       “而且,我也想看看绯沙子平常工作时的样子嘛……”金发的少女越说声音越小,最后还转过身,只能看到发间发红的耳朵。
        然后抵不住女友撒娇的某人就同意了,经过冥思苦想之后选择了这个难度系数低,而且极有成就感的实验。当然但凡有点危险的操作还是要自己动手的。
       “对了绘里奈大人,这期间我们要保持实验台的稳定,一旦有太大的振动就会导致……”
       “新户!你看见我那个文件没!”幸平急冲冲地闯进来,完全无视了绯沙子黑下来的脸色,“哦,在这啊,没事啦!祝你们玩的愉快,塔克米还在等我!先走啦!”
        幸平抄起文件快速地离开了,顺便还好心的把门也关上,假如他没有很用力的话,绯沙子还是会原谅他的。
       “晶膜无法形成……”绯沙子黑着脸咬牙切齿的看着关上的大门。
        果然,溶液冷却后,只在底部形成了破碎的蓝色晶体,绯沙子根本不敢回头看绘里奈失望的表情,在心里狠狠地记了幸平一笔。
       “那个,绘里奈大人,其实我们做的已经很成功了,你看这个晶体很纯净,一点杂质都没有哦!说明前面步骤做的很完美的!”
        绘里奈看着绯沙子慌张地想要安慰自己的样子,心里的那一点小阴霾一扫而空,“没事的,绯沙子”绘里奈露出微笑“我很开心哦!”
       “那就好……”绯沙子松了口气,“那我们去吃饭吧,我预订了您上次说还不错的餐厅,不过先等我收拾一下,您在旁边休息就行了。”
       “我帮你一起……”
       “不可以!”绯沙子不等她把话说完就拒绝的干脆利落,“您不知道该怎么弄。”
        很好,绯沙子被判死刑!绘里奈挑了挑眉。
       “万一打破了,割伤您就不好了。”
        好吧,也许可以改判以无期徒刑,绘里奈默默的改变主意。
        某个死里逃生的幸运儿对此一无所知,甚至还在心里盘算着以后怎么阻止绘里奈来实验室,而且如何让幸平赔偿损失。
       
       

本子终于到货啦!!!快乐!!!一二三太太辛苦啦!!!(今天晚上睡不着了) @一二三

【绯绘】

幼儿园文笔,逻辑混乱,黑暗向
精神极度脆弱绯







    「在新户绯沙子至今的人生中,薙切绘里奈至少占了百分之八十。
但是啊,反过来说呢?你能占百分之四十还是三十?还是说……更少呢?」
        不不不,绘里奈大人那么耀眼的人,她的才华、气质、美貌都是无人能及的,她啊……应该在广阔的天地中展示自己,让世人追随她、歌颂她、仰望她!
        而我……只是平淡无奇的一个小角色,能追随在她左右就已经很庆幸了,我有什么资格让那样的大人注视着我呢……
    「她的笑颜是多么的美丽啊,没有人不为她倾心。
        可是啊,可怜的小家伙,这份美丽又为你展现过几次呢?」
        不、不是这样的!绘里奈大人她!
    「不要再替她,哦不,是替你自己找理由了。
        想想极星寮的那群人,他们才和她相处多久啊,她就卸下了自己的全部武装!将你从未见过的部分一一展现出来!你就不觉得的不甘心吗!那可是你用这么久的努力都未能换来的东西啊!
        看看,今天她不就抛下你找他们去玩了吗?她甚至都不肯告诉你一声,直到你跑来薙切宅,司机才告诉你这个消息……」
       不、不!住口!不要再说了!
   「好吧、好吧,真是拿你没办法,不过你还想骗自己到什么时候啊,你亲爱的绘里奈可是离你越来越远了哦。」
       我的?我的绘里奈?
   「没错,就是你的!」
       离我越来越远?
   「是啊,她马上就要离开你了!」
       不可以!绝对不可以!绘里奈是我的!
       可是……我该怎么办呢……
   「把她拴在身边不就好了吗?」
       是啊!只要把绘里奈拴在身边不就好了!这样她就是我一个人的了!她的全部只能展示给我,她的一切唯有我才能看!

       “绯沙子?你怎么在这?”
       “因为有重要的事要找您汇报,但又联系不上您,所以我就过来了。”
       “那你说吧。”
       “是这样的……”
       门被轻轻地关上,反锁。

【绯绘】Birthday gift(一)

设定借用了一些宝石之国的梗,感觉人物occ……
请原谅我……本来想写个短篇的,结果写着写着又加了好多进去,一篇写不完了(确实最近时间紧,真的不是懒……)
@刃刃刃 这个是答应好的粮,请凑活着吃吧_(:з」∠)_

       “喂,我说新户,差不多该起来了吧。”耳边传来幸平那的恼人声音,感觉了一下双手都还在,绯沙子慢慢地撑起身体,让自己坐起来。
    「身体沉重的不像话啊……而且,总感觉,好像有些什么重要的东西忘了啊……」绯沙子努力的睁开眼睛,幸平那永远一脸搞事的脸出现在眼前,爱丽丝躺在一边地上已经睡着了,窗外明晃晃的月亮则显示时间已经是夜晚。
       “已经晚上了吗……”绯沙子感叹了一句,同时闭上眼睛让自己好过点。
       “嗯,你这一觉确实挺久的啊,不过你能现在醒来还多亏了那边的小薙切啊,对了,这个给你。”幸平将一大盆水母放到了绯沙子旁边。
       “谢啦,幸平。”感到体力有些恢复的绯沙子再次睁开眼睛,打量着自己修好的身体。
       “看来你还记得我,不得不说啊,小薙切的手艺还真不错,你看你身体修补的多好啊,只不过你……”
       “你白天战斗时有一部分身体掉到了深渊里,估计是找不回来了,所以我就给你安了块新的宝石~感觉怎么样?能找到失去了哪部分记忆吗?”爱丽丝不知道什么时候醒来的,也凑到了水母盆旁边,把幸平接下来要说的话都说了出来。
       “我……不知道……但是我能感觉到丢失了很重要的记忆,我想我需要把它找回来。”
       “让我猜猜啊,多半是和绘里奈有关系吧~我猜的对不对~”
       “绘……里奈是谁?”绯沙子茫然的看着爱丽丝吃惊的表情,连一旁的幸平都变得严肃起来。
       “喂,新户,可别在这个事情上开玩笑啊,薙切会把这里拆了的,而且你怎么可能把她忘了。”
       “不,很可能哦,幸平君。”爱丽丝平静了下来“毕竟,秘书子她可是丢失了躯干那部分的宝石啊。”
       “请不要叫我秘书子。”爱丽丝收到了一个熟悉的眼刀并还回去一个毫不在意的笑容。
        幸平抓了抓头发“那可就糟糕了啊,一个月之后就是薙切的生日了啊,你这家伙可是和她夸下了海口,说要送她一个超棒的生日礼物啊,薙切她可是超期待的哦。”
        此时的绯沙子内心十分复杂,自己现在要对一个很重要但是忘记了的人实现一个可以说是无法完成的承诺,天知道自己当时许下的生日礼物是什么。可是自己已经许下了承诺,新户家的继承人绝不能背信弃义!而且感觉要是完不成的话,内心巨大的罪恶感会将自己吞噬的一干二净。
      “好啦,绘里奈的生日先暂且不提,秘书子,你应该知道,深渊那边是不能靠近的吧,你去那里要干什么呢~”爱丽丝虽说是笑眯眯的问着,但是绯沙子却从中感觉到了危险“而且你也知道,要是被发现在深渊附近的话~会是个什么样的下场吧~”
        绯沙子吞了口吐沫,浑身颤抖了起来“被海螺吃掉……”
        在得到了想要的反应之后,爱丽丝满意的笑了笑“不过呢,算你运气好,当时正好有月人出现,还能以这个理由糊弄过去,但是啊~秘书子~之所以不让我们靠近深渊,可是有理由的,无论多强的人都去了之后都没有回来过,哪怕是城……”看到一旁的幸平,爱丽丝没有再说下去。
        当年为了永远地驱逐薙切蓟,幸平城一郎独自追入深渊,他的部下没有等到他出来就进去搜索,结果进去了的人都再也没出来过,这件事对于年幼的幸平和绘里奈来说都是一个巨大的打击。
        幸平打了个哈欠“天已经很晚了,我先回去休息了。”说完就转身离开了。
        绯沙子瞪了爱丽丝一眼,爱丽丝吐了吐舌头“秘书子你才拼好没多久,好好休息吧,我明天再来看你哟~”带着一盆水母,爱丽丝也蹦蹦跳跳的离开了。
        终于安静下来的医疗室,绯沙子费力的挪动身体让自己走到窗户旁边,看着窗外的景色,绯沙子陷入了沉思。
    「完全不记得有关于绘里奈大人的任何事情,但是,我已经不是第一次前往深渊了,如果想解决这一切的话……」绯沙子攥了攥拳,下定了决心。
      
     
  

【绯绘】以月为证

   绯沙子生快!!!!!!
   请多多指教!
 
——————————————————————————————

       “哒、哒、哒”绘里奈望着窗外被云朵遮住的月亮,焦躁地敲着扶手“可以再快一点吗?”
       “是,大小姐。”司机应了一声,但车速却没有变化。
        绘里奈眯了眯眼睛,通过后视镜看向司机“我说快一点,你难道不懂我的意思吗?”
        冷冽的语气让司机如芒在背,他战战兢兢的回道“可、可是,秘书小姐吩咐过,您下飞机之后,车速不能超过30迈……”
        绘里奈冷哼一声“呐,我问你,你直属于谁?”
       “秘、秘书小姐……”
       “那么,你说,绯沙子听谁的呢?”
       “当然是您!”
       “那,你为什么敢违背我的命令。”绘里奈淡淡的问着。
       “可、可到时候,秘书小姐问起来……”司机惊慌失措起来。
       “不会的,绯沙子不会责问你的,所以给我开快一点!”
       “是、是!”
        感觉到车速终于提了起来,绘里奈靠在椅背上叹了口气,要不是因为今天是绯沙子的生日,要不是因为刚刚爱丽丝的电话,要不是因为刚刚的电话里爱丽丝口齿不清地说绯沙子喝醉了,还有电话背景中吵闹的声音,她决不会做出刚才那种失礼的举动!居然能把绯沙子喝醉!幸平他们太过分了!
        车终于开到了灯火通明的极星寮的门口,绘里奈下车之后嘱咐了司机让他先回去,然后就急匆匆的打开了极星寮的大门。
        开门的一瞬间,浓郁的酒气包围了绘里奈,绘里奈急忙捂住鼻子。很奇怪,太安静了,绘里奈快步走向厨房,只见厨房里横尸遍野,奶油随处可见,只有自家秘书还背对着自己坐在椅子上。什么嘛,这不还好好的吗?她就知道没人能灌醉绯沙子!哪怕加上极星寮所有都不行!爱丽丝果然在戏弄她!
       “咳!”绘里奈清了清嗓子。但是绯沙子没有任何反应,还是笔直的坐在那里。
       “绯沙子?”还是没反应,好吧,也许爱丽丝这次没有诓她。
        绘里奈小心翼翼绕过地上的‘尸体’,走到绯沙子面前,果然,绯沙子呆呆的坐在那,眼睛里没有焦点,身上还挂了一个爱丽丝,爱丽丝满脸的奶油,甚至还蹭到了绯沙子的衣服上。
        绘里奈皱了皱眉,将呼呼大睡的爱丽丝从绯沙子身上扒下来,凑到绯沙子面前晃晃手“绯沙子?绯沙子?能看到我吗?”
        绯沙子听到熟悉的呼唤,渐渐扭过头,她试图把视线交在绘里奈脸上,但没有成功,她烦躁的甩甩头,眯起眼睛,终于看清了绘里奈的脸“唔……绘、绘里奈大人?”
        绘里奈松了口气,然而她放松的太早了,下一秒绯沙子晃晃悠悠的站起来,一把抱住了绘里奈,紧紧地抱着。
        绘里奈被吓了一跳,身体一时僵住了,试着推了推绯沙子,但没推动“绯沙子?”,绯沙子没有反应,仍然紧紧的抱着,绘里奈犹豫了一下,也缓缓的抬起手臂抱住绯沙子。
        月亮此时悄悄的露出来,照亮了屋子里相拥的两人,紫发的少女在金发的少女耳边悄悄地说了一句话,就倒在了地上,只留下满脸绯红的金发少女站在原地。

      “最喜欢你了,绘里奈大人。”
      
      

【绯爱】

七夕搞一把邪教(主要绯绘没来得及……)
请多多指教
——————————————————————————————
      在处理完繁重的工作之后,绯沙子看了下时间,嗯,今天晚上可以改良一下新菜谱,而且还能比平时早睡一会儿!
      就在绯沙子的小算盘敲的噼啪作响时,房间的大门被人突然推开“秘书子~,我来找你玩哟!”看着眼前笑眯眯的爱丽丝,绯沙子的心里突然涌现了无尽的绝望。
      “所以说,您就只是来找我玩的吗?”
      “对啊~顺便看看秘书子你~”
      “那您已经看过了,而且我今晚有很多事情要忙,您还是找别人去玩吧。”
      “秘书子,你说我们玩牌怎么样!”
      “好好听别人说话啊!而且,不要叫我秘书子!”
      “我不管,秘书子你要陪我玩!”
      “请不要无理取闹好吗,我真的有事要忙。”
      “哼,秘书子不能和我玩,秘书子很忙的!”一脸委屈加不开心的爱丽丝转过身要走。
      “请等一下。”绯沙子认命地叹了口气“您想玩什么?”
      “嘻嘻,我就知道秘书子最好了!”看着对方瞬间露出狡黠的笑容,绯沙子知道自己又上当了,对于古灵精怪的恋人,绯沙子一点办法都没有。
      于是,两个人玩了一宿......的抽鬼牌,这导致了绯沙子第二天带着黑眼圈出现在绘里奈面前。
      “绯沙子你还好吗?”
      “多谢关心,绘里奈大人,我没关系的。”在今天第n次打瞌睡之后,绯沙子下定决心不会再纵容爱丽丝的无理取闹,没错,一定会拒绝的!

【绯绘】圣戈风云录

    架空,人物也许不注意就OCC
    不会取标题……
    有什么意见请务必提出来
——————————————————————————————
【第一章】

       “好,大家安静下来,排好队,一个一个进去测试,不听话的孩子会受到惩罚的哟~”白发的女子笑眯眯地说着,几乎所有的小孩都打了个寒颤,立即安静迅速地排好队。
        爱丽丝满意的看着安静下来的大厅,示意房间里的
凉可以开始了。

        时间一点点的流逝,大多数的小孩都检测完了,有的脸上挂着笑容,有的脸上挂着失望,脆弱一点的甚至都哭了出来,同伴在一旁不断安慰着。
        这时,一个金色头发的女孩刚从检测室里出来,一直守候在出口的紫发女孩立即上前“绘里奈大人,怎么样,有没有感觉不适啊?如果有哪里不舒服一定要说出来啊!”
       “好啦绯沙子,我没事,而且这只是个测试不会有什么问题的。”
       “可是,万一……”紫发女孩看起来忧心忡忡的还想说点什么。
        绘里奈打断了她“真的没事,绯沙子你多虑了,接下来轮到你了吧?”
       “是的,绘里奈大人,那个……绘里奈大人,恕绯沙子冒昧,您的……”
       “当然是光元素。”绘里奈不在意似的撩了下头发,但微昂头颅和嘴角的微笑还是暴露了她的内心。
    「绘里奈大人还真是可爱呢,等等,我怎能有如此不敬的想法」绯沙子甩甩头试图把刚才的想法丢出去。“真不愧是绘里奈大人,一如既往的完美,恭喜您!”绯沙子发自内心的赞美着。
        被称赞的少女脸颊微红“那、那是自然,绯沙子你快去吧,千万别丢我的脸哦!”
       “是!那我就先进去了,绘里奈大人。”

        房间里十分黑暗,只有墙壁和地板上的纹路散发出若隐若现的蓝光,借着这些光线可以隐约看到房间中央有个台子。
       “站上去。”不知哪个角落传出一个毫无生气的声音。
        绯沙子小心翼翼地顺着纹路站到台子上,墙壁上的纹路突然变成金色,向外发出光芒。
       “闭上眼睛,感受它们,尝试把它们聚集起来。”指令又一次传来。

        「?」察觉到光元素丝毫没有聚集现象的凉抬了抬眼皮,只见台上的女孩满脸惨白,全身在不停地颤抖着。

        绯沙子是能感受到光元素的存在的,但是光元素对她并不亲切,甚至十分排斥她,这也就意味着她根本不可能修炼光系魔法,也就是说……绯沙子不敢继续想下去,「也许情况不会那么糟糕」绯沙子这么安慰着自己,让自己能够继续站在台上。
        墙壁上的纹路变回之前的蓝色,光元素消失在房间中,待绯沙子稍微平静下来后,纹路又变成了其它的颜色,火、木、金等元素出现在房间中“找自己最亲近的元素,聚集起来。”
        绯沙子紧张的闭上眼睛感受着,还好,没有出现光元素的情况,这些元素都很亲切,绯沙子伸出手试着向它们发出召唤,最先响应的是一群调皮暴躁的雷元素,它们迅速的在绯沙子的手上缠绕,形成噼啪作响的电流。
       “雷元素最佳,下一个。”

       “想必大家都知道自己的最佳元素了,不是所有人都是光元素最佳,虽然大家都有一定的光元素亲和度,但还是推荐大家修炼自己的最佳元素,至于到底要修什么还是看自己的意愿哦~那么,大家都回去吧。”  爱丽丝进行完最后的指导后就率先离开了。

    「所有人都对光元素有一定亲和?那,只有我是这样的?」恐惧、迷茫不安的情绪瞬间吞噬了绯沙子。
       “绯沙子?你还好吗,脸色好难看。” 绘里奈担心的看着脸色惨白的绯沙子。
       “我、我没事,绘里奈大人,接您的车来了,今天就请允许我先告退吧,失礼了!”不等绘里奈回话,绯沙子就转身跑开了。
       “绯沙子......”

【绯绘】第零章


       “圣戈大陆是一个崇尚光的大陆,光元素能克制所有已知元素,在对战中获得巨大优势,与光有关的都会备受尊敬,而最有影响力的就是圣殿,人们都以成为圣殿的一员为荣哦~”身着华丽神袍的白发女子讲解着“那么,大家有什么问题吗?”
       “老师,请问我们能成为圣殿的一员吗?”一个小孩子举手问道。
       “可以哟,只要大家的能力足够优秀就可以加入圣殿,当然了,这个能力特指光元素哦!啊,时间差不多了,大家都回去吧,过两天要进行天赋测试,一定要保证精神充沛哦~”
       “赞美圣光,老师再见!”
       “再见,路上小心哦~”白发老师笑着送走最后一个孩子,将门关上“居然会信仰圣光那种东西,真是愚蠢呢~”
        女子哼着不成调的曲子打开暗门,“凉君,我回来了~”
       “辛苦了,小姐。”被称为凉的男人端上一杯温热的红茶,走到沙发后面为她按摩肩膀。
       “真是的,每天都要虚伪的吹捧圣光,好烦啊~”女子鼓起脸颊,气呼呼地抱怨着。
        凉默默地继续手上的动作。
       “哼,希望之后的测试能有所收获吧~不然最近就算白忙乎了。”